新闻稿内容发布于 2020-05-22  

​罗玉平委员:持续深化东西部扶贫协作

分享到

      新华每日电讯 两会特刊 自1996年确立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特别是脱贫攻坚战打响之后,这一项制度安排在西部贫困地区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2016年7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强调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20多年来,东西部扶贫协作从单向的援助,逐渐探索出优势互补的模式,形成了“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局面,涌现出了闽宁协作、沪滇合作、两广协作等帮扶经验。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贵州省委副主委、中天金融集团董事长罗玉平注意到,东西部扶贫协作经验在摸索、复制和推广过程中,一些地方仍有一些堵点难点。例如,东西部扶贫协作存在“政热企冷”;考核指标不够科学而导致工作没有动力、效果不好;扶贫产业有待升级等问题。


  罗玉平举例说,个别地区扶贫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三高、三低”现象:生产与深加工成本高、物流成本高、市场价格高;产品附加值低、市场竞争力低、部分贫困群体参与产业的积极性低。罗玉平还发现,某省东西部扶贫协作考核办法的一项考核指标是开设绿色农产品展销中心或批发专铺,由于只考核有没有设店,而没有以销售成效这一结果为导向,导致具体工作没有动力、效果不好,甚至出现一些形式主义行为,特别是违背市场规律强制推动而不顾经济效益的行为。


  为了持续深化和完善东西部扶贫协作,罗玉平对这些问题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


  罗玉平建议,部署安排2020年后的对口帮扶工作,保持东西部扶贫协作政策的延续性。另外,他还建议各地要打破各自为战、区块帮扶的局面,力争在2020年形成跨区联动、整体联动的东西部扶贫协作新格局。


  针对东西部扶贫协作长期存在“政热企冷”现象,罗玉平建议建立市场为主、企业主导的东西部扶贫协作新体系。政府要做好两地扶贫协作的引导和服务而不是“大包大揽”。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激发企业参与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热情,罗玉平建议,成立东西部扶贫协作引导基金、专项基金,用于启动、扶持、孵化、培育企业和产业。


  他解释,对开展扶贫协作、投资兴业的企业,要开展“专班服务”,提供要素保障服务和金融、优惠政策支持,通过落地企业的口碑效应,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乃至更多关联企业到贫困地区投资兴业,发挥产业招商的集聚化效果、集群化效应。


  为了做大做强扶贫产业,罗玉平建议东西部扶贫协作进一步聚焦产销对接,深化消费扶贫,着力组团帮扶、着力产业帮扶,增强脱贫致富造血功能。


  另外,在罗玉平看来,当前需要建立科学有效的任务清单和考核指标,以科学化考核指标助推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他说:“多年来的实践证明,政策出台很多、补贴给了不少,存在协作关系的两地劳务硬性输出效果不好,形成了政府、企业和劳动力‘三输’的局面,东西部扶贫劳务协作考核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本报记者张典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