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内容发布于 2018-11-05  

中天金融赫章结构乡精准扶贫项目探访

分享到

结构彝族苗族乡位于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西北部,北与云南省镇雄县以古乡接壤,地处偏远,境内山高坡陡、沟壑纵横交错;从赫章县城出发,不足六十公里的路程,经四次导航、花了整整两个小时,下车已是头晕目眩。


距离“赫章结构乡精准扶贫项目”开工已近一年,在平均海拔2085米、深度贫困的结构乡中山村,总投资达一亿元的“幼儿园、小学、卫生院综合建筑体”拔地而起,秋景环峙、巍然屹立。



因为海拔很高、冬季寒冷,至多到十二月份就无法施工了,工期非常紧张。“但是进展还算顺利,今年停工前肯定可以全部封顶”,项目负责人袁刚介绍。



当地自然条件恶劣,土地破碎,煤层裸露,不宜耕种、几无良田,乡民主食仍为土豆、苞谷。



“最恼火的还是没水”,工程师刘远湖苦笑一声。结构乡水源极度匮乏,乡内并无活水,全靠降雨沉积和高山水洼,用水非常困难。刘远湖说,来这以后几乎不洗澡,实在受不了就打一壶水烧开后抹抹身子。他指着一个一米见方、由木桩子混着黄泥搭成的小水池,“这就是我们以前的水源”。



“生活条件是小事,施工条件是大事。”没有水,连水泥都和不了,小水洼显然无法满足建筑施工需要。起初项目部尝试使用工厂拌好的水泥,结果路上耗时太久,拉过来已经不能用了。“没法子,只能自己拌”。为此,项目部专门制作了一辆水车,每日往返邻近乡镇取水,蓄于工地旁。



“缺的可不止是水,什么都缺”,现场施工主管王延成也苦笑了起来:“钢筋、沙石、砖块要啥没啥”。因为地处偏远,道路狭窄,一旦遇上公路扩建或山体滑坡,材料运输不畅,项目施工当即停滞,“停工待料”情况严重。“材料不来,没法开工,修一阵子等一阵子,很无奈。”袁刚说,这里云雾弥漫,路不好走,供应商一天只能往返一次,好多工厂送了一次都不愿意来第二次。因此,项目施工的原材料成本高企,如每吨钢筋就要比贵阳多出二、三百元。



由于该区域无砼加气砖,且当地加工厂少、规模小,无法满足项目供应,项目部还专门通过总包单位同砖厂老板协商,增加费用,采购砼砖加工设备在工地现场生产砖块。“能自给自足的,都尽量自给自足”,刘远湖说。



在项目工地上,还有不少结构乡居民,他们原本在家务农,项目开工以后,有技术的做技工,没技术的做小工,“带动了当地很大一部分就业”,袁刚介绍,在大规模建设的初期,工地上的当地工人多达四、五百人。




48岁的王义军来到工地已经半年多了,身为泥工的他每月能赚四、五千元,这在年人均收入3579元的中山村是不可想象的。而像他这样学过技术的本地工人,在项目上还有很多,看到家乡因为中天金融的帮扶一天天好了起来,他脸上笑容显然是发自内心的。


当然,思维转变的过程绝非文字这般轻描淡写。



“起初好多村民以为我们是来赚钱、来搞开发的,有这种误会在里面”,袁刚回忆说,好在当地政府非常配合,与项目部一起挨家挨户做工作,阐明来意和宗旨,“是来扶贫的,是为你们子子孙孙谋福利的,不是来搞开发赚钱的,把这个意思解释清楚后,村民相当友好,过节还会到项目上来送肉、送鸡、送核桃”,袁刚的神情很严肃,“以当地的生活条件,真的算是‘礼遇’了,我们也很感动”。



包含一所12班幼儿园、一所30班寄宿制小学、一所4100平方米卫生院的结构乡精准扶贫项目选址经过合理规划,地处交通要津,便于当地居民前往。“好比画了一个圈,走进这个圈子,教育、医疗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项目预计将在明年九月前全部完工,包括装修、绿化、景观,内部桌椅、板凳、用品全部配齐,相当于‘拎包入住’。在各级政府部门尤其是统战系统的大力协调下,结构乡精准扶贫项目已经与毕节市一中等学校完成支教对接、与赫章县人民医院完成医疗对接,明年项目落成后,定期支教、定期坐诊将会无缝运转起来。



从前学生娃读书要摸黑起床,走两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学校,冬天寒冷湿滑,很不安全;而在新的寄宿式学校,周五回去周日来,住宿不要钱,读书、吃饭都有国家补助。袁刚认为,结构乡的教育项目不仅能够消除家长的后顾之忧,还能间接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幼儿园这边原本孩子太小,每天都要接送,干不了农活;以后愿意托管的家庭一星期只需要接送一次,不用每天来往,家长就有时间务工、干农活了”。



谈及对结构乡前景的展望,项目部成员们都很乐观;当被问到有没有考虑产业扶贫方面的规划时,袁刚却很谨慎,他说不敢轻易承诺,因为怕乡亲们失望,但只要中天国富证券已经承诺了的,就一定会办到、办好。


撰文 邹翔 / 采编 任城奇 / 摄影 吴佳佳